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头Q。

福建36选7走势图: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赤果果的挑衅

黑龙江31选7历史号码 www.yh56c.cn 作者:流年里缺你|发布时间:2019-03-12 20:30|字数:3157

  所以前南朝老皇帝是打算咬着牙根倔到底了,只见他眉头微微一皱,眼里划过了一丝不赞同,就这么定定的看着贺丽,笑意融融的说道,“贺左使此言差矣,这件事情终究六王爷也是有原因的,相信左使大人也应该听过六王爷,前些日子非常的怀念家乡,想念家乡的菜,但又懒得长途奔波,所以一直不愿意回去救命,我的儿子去精神当中找了一些好的河源厨师,给他做了一桌子的家乡菜,谁知道那个厨师也是居心叵测,竟然身在曹营心在汉在暗地里给六王爷下了一些毒,不毒发了,反而在后宫当中出了事情,这让我们牵头也是里外退不清楚有苦难言呢,也希望合作是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如今先不要计较六王爷的腿上的伤,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好?我只希望咱们两国应该联起手来集体为六王爷的伤诊治,这样他也能够早一天站起来不是吗?”

  他说的是合情合理,仿佛他是设身处地的为六王爷着想一样,可是真正的心思贺栗早已经知道。

  听到前南朝老皇帝的话,贺栗的眼睛微微一眯,眼底划过了一丝光芒,就这么定定的看着老皇帝的眼睛,意味深长的问道,“那只是不知陛下的意思,是如何联起手来,又如何为我们的六王爷去诊治呢?”

  这就像是一个放了诱饵的长线,放了出去,就等着前面的老皇帝开口说话了。

  果然鹤立的话音落下之后,前面的老皇帝就笑着开口,他的语气里是满满的自信,就带着那样的飞扬,看着贺栗郑重的说道,“当然是想请左使大人帮忙疏通疏通,请和元帝国的老皇帝拍一些江湖上有名的郎中过来,这样也能够结合前南朝的实际情况,为六王爷诊治,让六王爷身上早日康复?!?/p>

  他的话音落下,对面的贺栗眼睛却是越密越狠,他的眼里的光芒已经有些看不清楚,只剩下那一道又一道划过的光,就包括此时,他语气当中都是带着满满的意味深长,更是带着几分异样的神色,“这些人找恐怕也得等一会儿,而我们的六王爷恐怕是耽搁不起的,这毒如今已经被驱赶到了腿上,难敢保证他不会进,在近日之内复发,皇上是如何打算的?”

  对于这一点,前南朝的老皇帝却是非常的有信心,他信誓旦旦的挺起了胸脯,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这一点着实大人尽管放心,我已经派人去找最好的郎中了,相信天朝这位最好的郎中,不日之内就会到达京城,到那个时候,六王爷身上的毒应该会被缓解或者是压制,总之性命无虞?!?/p>

  他的话说到这里下一刻,话锋一转,眼里带着奇异的光芒,嘴上的笑容,也变了一份模样,“只是希望左使大人能够尽快的把消息传回去,然后务必要告诉何元帝国的皇帝,六王爷情况非常危急,这些人务必要快一点的过来,当然此时此刻,两国正是战乱的时候,还需要派一些人?;に遣攀?,如果在战场上受到什么波及该怎么办?”

  他的话像是稳妥之举,可是这话题却是越来越偏向了他预定的轨道。

  而且能吵到老皇帝,算盘就打在六王爷的身上,即使此时六王爷已经身受重伤,但不例外的依旧是他利用的武器,她就用这样的态度告诉河原帝国的老皇帝,别忘了你唯一的继承人,你唯一的一个希望还在我的手上,如今两国正在开战,对于这些情况,你要看着来才好。

  所以前南朝的老皇帝才有底气,就是听到了贺栗的话之后,他也从容的扬了扬下巴,脸上带着些许的高傲看着贺丽说道,“这也是为了你们六王爷好,左使大人应该明白才是?!?/p>

  他忽然转变了态度,让贺栗的眉眼之中带上了满满的讽刺,下一刻他就一边摇着头一边笑着,声音却是越来越大。

  这样的笑容让前南朝到老皇帝不明所以他的眉头微微一皱,心里忽然划过了一道怪异的感觉,就这么直直的看着,笑得乐不可支的贺栗,语气里带着莫名的怒意问道,“左使大人,因何发笑,又笑得如此的荒唐,岂不是失了礼数?”

  听到他的这句话,贺丽的笑容忽然止住,他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前南朝的老皇帝,语气里再也是忍受不住的讽刺,“我因何而发笑?我以为陛下应该明白才是到了如今的这种地步,外甥本以为陛下已经想出了良方去对付眼下已经为在京城外面的流民,去对付我们和元帝国真正的铁汉,可是没有想到,陛下想到的只是这个借口外,臣因何发笑,外臣在笑,陛下到了现在死到临头还不自知?!?/p>

  他说的是无比的笃定,而另外一边现在吵到老皇帝眉头一皱,眼里划过了一道凌厉之色,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此时的贺栗,语气里带着莫名的冷意问道,“口出狂言,你在这里说些什么?”

  听到他的话,贺栗的下巴同样扬了起来,脸上也是带着骄傲的神色,就这么定定的,看着钱能吵到老皇帝,语气犀利而又直接的说道,“陛下不会真的以为,在下把这份书信传回去以后,我们的陛下就会真的派一个队伍,甚至派几个上好的郎中过来吧?还是陛下如此笃定,我们的陛下是非要救出六王爷不可呢?”

  一听他的这句话,前南朝的老皇帝眉头瞬间皱了起来,心里划过了一次不太好的感觉,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贺丽,语气带着谨慎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问贺礼就达,你的眼里不屑味道越来越浓,他仰着下巴用着铿锵的语气说道,“说句直接的话,陛下如此的信誓旦旦,不过就是认为六王爷已经是我们陛下的唯一的希望,可是如果外臣告诉你,六王爷并不是我们陛下唯一的那个希望,更甚者不是像外面传言所说的那样寄予厚望呢?”

  前南朝老皇帝的眼睛一眯,眼里带上了几分深思,他似乎已经跟着合理的说法,开始认真的思考,如果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那他的打算不就是落空了吗?

  他这边开始陷入了深沉,那边的贺礼唇角忽然一勾,眼里的冷意忽然冒了出来,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前南朝到老皇帝,然后直接的说道,“我劝陛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不管你有什么借口,不管你用什么样的理由,我们的陛下是绝对不会同意你的建议的,更不会配合你的现在,在世人的眼中,前南朝和元帝国已经水火不容,不可能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和元帝国忽然的扯平,这样一来,和元帝国也会成为全世界的笑话,被一个小小的国家给制服,这样也不是六王爷所希望看到的?!?/p>

  贺丽说到这里微微的抱了抱拳头,眼里带着浓浓的愤怒,然后依旧用着那样恭敬而又洪亮的声音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外,臣想暂时告退,不过在走之前外臣衷心的恭祝一下,希望陛下能够常在久安,更希望前南朝的江山如往昔年一样,坚固不可摧,但是据听说我们的部队已经打下了你们好几个城池了?!?/p>

  这已经算是赤果果的挑衅了,可是面对着这样的挑衅,前南朝的老皇帝就算是在生气,也是无计可施,他只能用那个阴森森的目光看着慢慢的退下去的贺栗。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有这个说道的,如今前南朝已经在风口浪尖之上,对于六夜的到来,已经被各个国家给诟病了,如果在这个时候他们在把两国之间的来时给斩了,恐怕前南朝不用和元帝国给攻打下来,就是这周围一圈圈的唾沫星子,都会把他们淹成汪洋大海。

  所以他只能看见贺丽,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退了出去,然后只能看见那边,慢慢的陷入了沉寂,也只能感受着这偌大的御书房,陷入了极度诡异的安静,就连站在下面那些文武百官都失去了一个个往日的那种能言善辩,变成了缩头乌龟,一个个的老老实实的在那里,没有人说话。

  他说到这里已经是满满的心生疲惫,打算把这些人都赶走之后,他也要暂时的休息一下,可是上天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因为此时他正是焦头烂额,手脚顾不开的时候。

  那些文武百官们还没有走,外面忽然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有人匆匆的跑了进来,进来的时候竟然没有看见御书房的高高的门槛,一下子被绊倒了。

  扑通一声,那个人是连滚带爬的滚了进来,正好滚在了御书房的正前方,然后他就这么反应了半天,才愣愣的坐了起来,在看见高速上坐的老皇帝的时候,脸上都快哭了出来,“陛下不好了,城里也有人反了,那些人数目还真不小,竟然开始攻打着守卫的城墙士兵,然后城东门被他们给打开了,外面的流民纷纷扬扬的进来了,这下可如何是好??!”

  一听这话,别说所有的文武百官,就算是天朝的老皇帝,都觉得有一种天塌的感觉,他扑通一下,坐在那里失神的靠在龙椅上,就那么直直的看着此时外面明朗的天空,嘴里剩了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